chang
chang
Subject:有系統地打壓母語教育?

有系統地打壓母語教育?


受日本統治五十年,又國民黨政權五十年,受打壓且歧視的母語教
育,經有心人士不斷的批評、陳情、與建議,政府才不得不在今年
(2001,民90年)意思意思地,每週一節開始教學各族群的
母語。但是在這個即將開始的母語教育,新政府卻以「財政困難」
之理由,將封殺九十一學年度數家大學所申請新增學系,包括母語
有關之學系的編制,並凍結其預算。

以母語教育來說,這可說是新政府教育部之偽藥糖衣:一面要教學
母語,師資緊急培養;另一面凍結母語教育之相關科系。此正是漢
人之矛與盾的行政做法。與當年蔣介石政權來台之初,當時的報紙
同一天同一面,常看到一邊寫「台灣受過日本統治五十年之奴隸教
育」,另一邊又寫「台灣是三民主義之模範省」一般,可見新舊政
府仍是典型的換湯不換藥之心態。

筆者在五月十三日(禮拜日)下午,與台南師院鄉研所長黃世祝教
授,一起到嘉義聽教育部長曾志朗之演講後,曾部長應答黃所長所
提「設立新母語有關課系一事」。曾部長答,已決定「因財政困難
」延議新設母語相關之科系。部長並以官僚口調安撫黃所長等一等


按六月二十九日的台灣日報,行政院「澄清」「外傳」有關凍結包
括新增母語教育相關科系之預算編制,並說此將「以專案方式考量
處理」云云一事,筆者質疑是否仍依舊糖衣性的安撫話語。據報陳
總統在六月二十二日特別強調「不論財政如何困難教科文建設絕不
打折。」可是由母語教育的觀點來看,自從新政府成立以來至今,
阿扁(A-bian)所謂的新政府母語教育,並無比舊政府更好
,且有退步之嫌。


本土化的開始,其最基底出發點是母語教育。

新政府教育部的語言教育政策,除了帶有大中華意識的馬英九外,
尚無人稱讚過部長曾志朗。聽聞曾志朗是研究漢語心理之學者。新
政府只因其為學者就任命他為教育部長,已是問題的開始。據報載
,教育部長曾志朗說:「教育與意識型態勿混雜著講。」如此幼稚
且天真(naive)之學者部長,正暴露出新政府之玉石混交。
曾部長豈不知他所言,正是由意識型態出發所講的?


從事學術研究或其教學者稱為學者。

但是如台灣的「後進社會」,常常迷信學者較會治事。譬如說,迷
信農學教授是最好之播種農夫,體育教授是最會跑跳之選手,音樂
教授是最好的演奏者。故包括推辦母語教育政策的教育部,即由所
謂的語言心理學者來作,即萬事能圓滿解決,這是我們的水準了。

新政府教育部結局是以「財政困難」之美名,來打壓母語教育之嫌
。申請強化母語教育之十數所大學系所之經費,尚不及設立一間醫
、工學院,或科技大學之九牛一毛。新政府教育部,難道如舊政府
一般,認為台灣民眾仍是可以輕易就安撫的?


作者 鄭兒玉/台南神學院 台語文化教室
(台灣日報.民國九十年七月三日 星期二/9)
updated by ap, 2001/07/06

Subject:Foreigners should respect Taiwan's choice

2001-07-03
Guest Opinion @ Taiwan News/ By Liang Rong-Mao (梁榮茂)



I represent the Association of Taiwan Languages in saying to foreigners in Taiwan that we wish you could respect the Taiwanese suggestion of using our own Taiwan Pinyin system. This is international etiquette, and also a form of respect for the natives of this country.

Taiwan Pinyin (Tongyong Pinyin) is a better way of romanization for the Taiwanese, while Hanyu Pinyin(China Pinyin)is a better way of romanization for the Chinese. According many reports on language planning in the world, it is an undeniable fact that language policy is closely tied to complicated factors such as political and psychological identity. That is why it is usually considered international etiquette for foreigners to respect the language policy of the country in which they reside, instead of attempting to change it.

Foreigners in Taiwan generally take one of two positions. One position fully respects the language policy suggested, while the other is critical of it. A proponent of the former is the Japanese Business Association, while the American Business Association adheres to the latter. We extend much gratitude to the Japanese for their understanding, while to some Americans, we offer the following explanations. We don't oppose your precious input in Taiwan's public affairs, but we also hope that foreigners in Taiwan will not always insist that their opinions are correct. Furthermore, we hope that they will not involve themselves too readily in issues closely related to political ideology, such as language policy.

Some foreigners in Taiwan have been confidently saying that they support Hanyu Pinyin because it is an international standard. In reality, this isn't completely true. Apart from thos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oreigners around the world do not know China Hanyu Pinyin, and furthermore, they do not particularly like or dislike Taiwan or China Pinyin.

Let me add, however, that there are also foreigners in Taiwan who respect the Taiwanese position on Taiwan Pinyin.

If Taiwan's media begins to adopt Taiwan Pinyin, along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owerful information sector, Taiwan Pinyin will soon spread worldwide.

Having one language with two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is quite commonplace, as exemplified by the British and American standards of English. Japan has two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for romanization also. The Japanese romanization standard used in the United Nations and ISO is different from that used in the other international situations.

Therefore, Taiwan Pinyin (Tongyong Pinyin) and China Pinyin (Hanyu Pinyin) can both become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The writer is president of the Association of Taiwan Languages.
updated by ap, 2001/07/03

Subject:網路上有關「拼音與國際化」的一篇文章

有關「拼音與國際化」  文/兩行


譯音的問題引起諸多熱烈的討論。原先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議決採
取國人自訂的通用拼音系統,立刻引起台北市馬英九市長率先反對,
他堅持為了與國際化接軌,應當採行漢語拼音。隨後台北市文化局、
民政局也口徑一致,加入嚴厲批判通用拼音的行列,許多學者、教育
界人士則從學理、技術、實用上檢討兩套系統的得失。

由於爭論非常激烈,教育部曾志朗部長數度延遲呈報行政院的提案,
態度也幾經峰迴路轉,從原先支持通用拼音,最後表示為了國際化的
考量,決定以漢語拼音為修訂的標準。這一系列的爭論顯示出一個相
當有趣的現象:反對通用拼音的人士都強調國際化的重要,並且宣稱
自己沒有意識形態的考量。

但其實將語言和意識形態截然劃分的看法,根本不合乎當今世界思想
的潮流。從Marx以降,經Gramsci、Faucault到
Said,當代思想家對文化與權力的關係已經有深刻的闡述,認為
語言的功能僅是溝通,表述意見、情感、思想,不涉及意識形態,早
已經被批判得體無完膚;而高唱國際化的馬市長等人卻依然以此為說
,的確頗為諷刺。

支持漢語拼音的一方所持的最有力的理由是:已經有十幾億人口在使
用,臺灣不能自外於趨勢。但是,若我們接受這個邏輯,難免要面對
隨後一系列的問題,例如:台灣是否也應該考慮捨棄中文正體字,開
始擁抱簡體呢?面對十餘億人口的中國,在華語文化的論述上,兩千
三百萬人從此放棄界定自己標準的權力,以北京為依歸?讓大陸將「
國語」貶低為「不標準的」「臺灣普通話」?

當年為了推行「國語」而將其他口語貶為「方言」的現象可能再度出
現,而淪為砧上魚肉的將會是昔日的刀俎--「國語」。其實,這樣
的處境並非臺灣所獨有,英法等先進國家也面臨類似的危機。二次世
界大戰以後,美語挾著美國通俗文化的優勢來勢洶洶,讓英國人擔心
英語的地位將被取而代之,法國人也憂慮法語會隨著網際網路的發展
而節節敗退。

如果語言不帶有任何的意識形態,英法等國何必如此杞人憂天?正因
為它們曾經是近代的先進列強,當年帶著這套意識形態在世界各地披
荊斬棘,消滅過許多語言文化,如今形勢主客易位,所感受的文化危
機也益加深刻。

馬市長指責拒絕採用漢語拼音,顯示臺灣在與大陸競爭時沒有信心,
有被統一的焦慮。然而,連英法等具有深厚傳統的國家都憂心忡忡,
臺灣憑什麼有如此輕易授人以柄的信心呢?部分媒體批評新政府在塑
造文化霸權時,竟然無視於華文世界超強文化霸權的威脅,甚至以承
認其權威為國際化的必要手段,豈不是一件咄咄怪事?英國歷史學與
文化研究的名家E.P.Thompson認為,文化必須透過勝敗
雙方的經驗和貢獻來理解,不能夠強行認為勝利者才會被記住,而失
敗者將永遠被遺忘。臺灣在與中國大陸的文化競爭中,許多方面確實
處於先天的弱勢地位,但是如此倒持太阿,隨意將文化解釋權的一個
重要陣地奉送給對手,後世將如何記住我們?

台北市文化局龍應台局長明確指出海峽兩岸處於文化競爭的態勢,但
是,她卻批評採用通用拼音是一種鎖國政策,會將所有的外國學者推
往北京學習漢文,因此斷送臺灣文化通向國際化的道路。衡之事實,
果然如此嗎?若論系統孤立的極致,注音符號應該當之無愧,通用拼
音還遠遠瞠乎其後,但是事實證明注音並沒有嚇跑所有的外國學者,
豈有一口咬定通用拼音會有如此驚恐效果的道理?

還有人認為通用拼音與漢語拼音約10%的差距,會造成學習的困擾
。但是目前在國外仍擁有半壁江山的威妥瑪式(Wade-Giles)
與漢語拼音的差距更大,學習中文的外國學生卻都熟悉兩套系統,何
況通用拼音與漢語拼音的轉換對照更無困難?政府只要規定國內出版
的外語作品必須附上對照表,以通用拼音比較符合英、美語習慣的優
勢,未必沒有與漢語拼音並存乃至爭鋒的空間。部分道路標誌採本土
音的問題,也可以AKA(also known as)的方式輕
易解決。外國訪客對路標的抱怨,都在於拼法政出多門,只要訂出統
一的用法,是不是漢語拼音,其實並不是重點所在。

支持漢語拼音的人士也常常忽略一點:部分發音如q,x.zh等,
對未曾學習過這套系統的人而言,根本無法以英語的直覺習慣發出相
應的中文音,徒然造成許多困擾;而能夠正確發出中文音的人士,幾
乎都認得中文字,漢語拼音在這裡反而有些畫蛇添足了。通用拼音將
造成孤立鎖國的後果?顯然是誇大之詞。

其實,中文拼音的爭執也多少傳達了臺灣適應全球化的問題。近年我
們的社會愈來愈國際化,同時也面臨自我面貌快速消失的危機。以台
北市而言,市府所主持的一些文化政策、活動確實頗令人憂心。去年
底動物園引進無尾熊,市府隨即舉辦無尾熊捷運列車的活動。這本來
是市府為取悅兒童而推行的節目,達到了熱鬧快樂的效果,誰曰不宜
呢?但是馬市長卻別出心裁,很突兀地宣稱這是「城市意象的創造」
。無尾熊是道道地地的澳洲舶來品,舉世都不會將它與台北作任何的
聯想,馬市長所塑造的都市意像,不正殘酷地暴露出台北沒有自我特
色的窘境嗎?

處理四四南村的態度亦然。市府明快拆除台北市最早的眷村,僅保留
幾戶建築作為未來展示之用,以「博物館化」、「木乃伊化」的方式
對待一個消逝中的次文化,也讓許多文化界人士感到痛心疾首。而今
急於向漢語拼音系統靠攏,不也反映出這種一味地追求國際化的潮流
,而未顧及到保存自我文化特色的心態嗎?更何況如此這般對「國際
化」的理解,充滿了時代錯亂(anachronism)的問題?
台北是臺灣對外的窗口,馬市長是當今耀眼的魅力型政治明星,所言
所行,影響絕不容忽視。然而,他對如何塑造出一個具有獨特風格的
國際化首都,卻沒有深刻的自覺,怎能不令人扼腕憂心呢?

國際化是無法抵禦的趨勢,更是臺灣繼續生存發展的必要道路,但是
必須以閹割自我特色的方式達到國際化的目的嗎?當前舉國都為廢除
核四而引發的政治風暴所席捲,曾部長在此時做成決定,勢必在吵嚷
的黨派惡鬥中被人忽視。但是,中文拼音引起的爭論暴露出文化問題
的冰山一角,涉及的層面遠比單純的「方便性」考量更廣更大,確實
值得主其事者在拍板定案前再思、三思。
updated by ni, 2001/06/30

Subject:「從海外看我國的交通語言景觀」

「從海外看我國的交通語言景觀」


  去年十月,我國內部有人認為台灣應該採用漢語拼音才能夠與「
國際接軌」,甚至某市政府的代表認為只有用漢語拼音路牌,「外國
人才能看的懂」。從海外的國際視野來看,上述兩個觀點中,後者是
錯的,前者也不太對。


  先從後者來講,全球所謂的「外國人」懂漢語拼音的比例非常低
,短期來台的外國人也大都不懂漢語拼音。「外國人」看懂的是「全
球通用的26個羅馬字母」,而不是漢語拼音。只要地圖的拼音與路
牌的拼音「一致」,「外國人」就看的懂。因此該市政府的觀點是錯
的。

  其次,就前者而言,假設真有「國際接軌」的問題,那麼我國應
該立即廢棄不能國際接軌的「注音符號與傳統正體字」,但是主張「
國際接軌」的人,卻往往同時強力主張注音符號,這是一種很大的矛
盾。因此台灣內部提出的「國際接軌」觀念,從海外看來其實不對。
應該用「國際識別」的觀念來取代「國際接軌」。「國際識別」的觀
念就是「我國的聲音能夠獲得識別,能夠與國際溝通」,例如:不懂
漢字的外國人來台觀光,能夠識路,能夠瞭解我國的文化豐富性。


  從「國際識別」的觀點,國際上(例如聯合國)有關地名路牌的
最重要原則是「單一羅馬化」,所謂「單一羅馬化」的定義是:旨在
通過國家標準化,使地球與太陽系其他星球上的地名之書寫形式,獲
得最大限度的單一性。簡言之,就是希望各國的每個地名都只有「一
個」羅馬字母的拼寫形式,以便國際交流。至於這個「單一」的羅馬
字母「完全尊重」地名所屬國家的「法定或通用的標準」。假設我國
政府將「台北」正式拼寫為「AA」,那麼,依據單一羅馬化原則,
國際社會也要跟從將「台北」拼寫為「AA」,以便國際交流(完全
不需要用漢語拼音)。目前的情況是當我國政府正式將「台北」固定
拼寫為「Taipei」時,國際社會便「名從主人」跟從我國政府
的標準。又如香港政府將「香港」拼寫為「Hong Kong」,
台灣政府沒有權力按照通用拼音將香港拼寫為「SiangGang
」;而中國政府也沒有權力去按照中國漢語拼音,硬將香港拼寫為:
「XiangGang」(即便香港已經回歸中國了)。


  由於「單一羅馬化」原則是採取「名從主人」,完全尊重「地名
所屬國家」。假設,我國在兩岸複雜的關係中,冒冒失失地主動沿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標準漢語拼音,那麼我國地名所屬的「主人」
與「國家」便有可能被誤會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種誤會即便是
主張「一個中國」的人,若清楚瞭解「名從主人」的原則後,也會十
分謹慎,因為「統一的中國」(未來或過去)並不見得一定是「中華
人民共和國」。假設未來是「一國兩制」,正如香港,台灣的地名也
不必一定要採用漢語拼音。因此即便是主張「一個中國」的人,也應
該務實地認為我國有不採用漢語拼音做為台灣地名標準的「自由」。
更何況我國目前根本沒有回歸中國,從國際慣例來講,更不需要採用
中國漢語拼音作為地名路牌。

  公共交通語言景觀具有「國際識別」的重要作用,不僅可以增加
海外僑胞對我國的認同與向心力,也可以從語言景觀角度創造豐富的
文化觀光資產。例如,我們到新加坡著名的觀光勝地「聖陶沙」,其
簡介一定會說「聖陶沙Sentosa」是馬來文,其意思是「和平
與安靜」,地圖上我們也會看到Lim Chu Kang Rd.
(林厝港路)、Hong Lim公園等,從語言就可以創造出豐富
的文化觀光資產。


  我國地名主管機關內政部已經發函,表明反對使用中國漢語拼音
作為我國的地名標準,期盼我國交通部,也能夠堅定捍衛台灣的語言
自主權。


(以下由全球台灣通用語言協會台灣協會提供)

  交通部路政司另一個考慮的重點是路牌轉換的成本高低。成本可
以分為社會成本與經濟成本。目前我國高速公路以及部分的縣市路牌
採用注音二式,基隆市路牌以及台北市、台中縣、宜蘭縣等部分路牌
採用通用拼音(另外截至三月中旬尚有12個以上的縣市政府贊成用
通用拼音政策)。從注音二式路牌轉換為通用拼音的社會成本較低。
從拼音系統上來講,通用拼音具有整合注音二式的功能,轉換的經濟
成本也較低,如下表:
updated by ap, 2001/03/15

Subject:以路牌路名為例,比較『注音二式』分別與『通用拼音』及
『漢語拼音』的轉換差異程度:
以路牌路名為例,
比較『注音二式』分別與『通用拼音』及『漢語拼音』的轉換差異程度:

注音二式通用拼音漢語拼音
北市 西寧南路
ㄒ音的路牌在全
台灣的比例非常
的高!
ShiNing
注音二式與漢語
拼音之間的對衝
比較嚴重!
SiNingXiNing
中和 秀朗路ShiouLangSiouLangXiuLang
嘉義 世賢路ShrShianShihSianShiXian
高市 新興街ShinShingSinSingXinXing
花蓮 天祥TianShiang TianSiangTianXiang




新店 中興路JungShingJhongSingZhongXing
板橋 中正路JungJengJhongJhengZhongZheng
高市 中正路JungJengJhongJhengZhongZheng
竹縣 竹東JuDungJhuDongZhuDong
宜蘭 居仁街JiuRenJyuRenJuRen




中縣 秋霖路ChiouLinCiouLinQiuLin
竹縣 東峰路DungFengDongFongDongFeng
中市 旅順路LiuShuenLyuShunLüShun
中市 軍功路JiunGungJyunGongJunGong
結論:從注音二式轉換為通用拼音的社會與經濟成本較低。
updated by ap, 2001/03/15

Subject:台灣通用拼音與大陸漢語拼音對照簡表:
台灣通用拼音與大陸漢語拼音對照簡表:
注音通用拼音漢語拼音

ㄅㄆㄇㄈㄉㄊㄋㄌㄍㄎㄏ
b, p, m, f, d, t, n, l, g, k, h
同左

ji

ci

si

jh

ch

sh

r

j

q

x(符號怪異)

zh

ch

sh

r

 

空韻


ㄗㄘㄙ   z, c, s

-ih

同左

-i(與母語衝突)

 ㄚㄛㄜㄝ     a, o, e, ê同左
 ㄞ ㄟ ㄠ ㄡ ㄢ ㄣ ㄤ ㄥ ㄦ

ai, ei, ao, ou, an, en, ang, eng, er

同左

i, yi

u, wu

yu

i, yi

u, wu

ü, u, yu(過於繁複)

 

 

 

 

ㄧㄡ

ㄧㄚ, ㄧㄝ, ㄧㄞ, ㄧㄠ,

ㄧㄢ, ㄧㄣ, ㄧㄤ, ㄧㄥ

ia,ya,   ie,ye,   iai,yai,   iao,yao

ian,yan,   in,yin,   iang,yang,   ing,ying

i(o)u,   you

同左

 

 

 

iu,    you(教學不便)

ㄨㄚ


ㄨㄛ

ㄨㄞ

ㄨㄟ

ㄨㄢ

ㄨㄣ

ㄨㄤ

ㄨㄥ

(風)

ua,    wa

uo,    wo

uai,    wai

u(e)i,    wei

uan,    wan

un,    wun

uang,    wang

ong,    wong

fong

ua,    wa

uo,    wo

uai,    wai

ui,    wei(教學不便)

uan,    wan

un,    wen

uang,    wang

ong,    weng

feng(與台灣音不同)

ㄩㄝ

ㄩㄢ

ㄩㄣ

ㄩㄥ

yue

yuan

yun

yong

ue,     yue

uan,     yuan(過於繁複)

un,     yun

iong,     yong

結論:漢語拼音其實至今仍是不穩定不成熟的系統!
updated by ap, 2001/03/15

Subject:從「美式英語」看「台灣拼音」

從加拿大看台灣
從「美式英語」看「台灣拼音」:
效法韋氏精神推動通用拼音(台灣版)


by 陳潘美智(加拿大聯邦政府鋻定的中英翻譯)



美國獨立後,韋伯斯特(N.Webster,簡稱韋氏)編篡字典
、提倡美式英語。雖然當時受到親英舊勢力的極力反對,如今,美式
英語已經成為世界主流。一場類似的爭論也正在台灣演出,疼愛台灣
的人應該效法韋氏精神,積極支持台灣通用拼音。

韋氏字典和美式英語
︿︿︿︿︿︿︿︿︿

韋氏字典是目前世界上最通行的美式英語字典之一,於一八二八年,
在美國第一次發行。韋氏出生在當時仍是英國殖民地的美洲大陸,他
成長於美國獨立革命的時代。他曾經為了參加獨立戰爭而一度輟學。
一七七八年,他從耶魯大學畢業後開始教學生涯。不久,他就發現,
兒童教材普遍忽略美國本土文化。在極度不滿的情形下,他開始編寫
新課本,著重「宣揚民主理念,重視道德行為」的本土內容。他也發
表有關教育、政治、法律等的評論,大力提倡美國文化。但是,韋氏
最大的貢獻是他編篡的《美式英語字典》(An American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韋氏主張,語言的拼寫、文法及慣用法應以活的口語為基礎,不應該
被人為規則所束縛。他認為美式英語優於英式英語,因為後者過於矯
柔做作,許多字的拼法並不合理,必須改革(如英式英語用 centre,
draught, plough, mould, 美式英語則用 center, draft, plow, mold
)。《美式英語字典》中搜集了很多美國人民的日常口語,因此遭受
傳統人士的嚴厲譏諷和批判。

但是,韋氏不斷努力,繼續提倡美式風格,為美式英語奠定了應有的
尊嚴和活力。如今,美式英語已經逐漸取代英式英語,成為國際英語
的主流。最近,連英國的「資格鋻定及課程管理局」也正式認同美式
英語,宣佈捨棄不合理的英式英語的拼法。此外,一向採用英式英語
的紐西蘭,也在紐西蘭教師協會的建議下,准許學生自由選擇美式或
英式的拼寫法。

台灣「國語」和通用拼音
︿︿︿︿︿︿︿︿︿︿︿

在漢賊不兩立的中華民國立國思想的主導下,多年來,台灣的「國語
」教學都一直使用注音符號,以示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一九五八
年開始使用的漢語拼音。前政府的「國語推行委員會」甚至曾經公開
聲稱,台灣內部不需要羅馬拼音。長年以來,台灣缺乏一套標準的「
國語」羅馬拼音制度,台灣的姓氏人名和地圖路標的羅馬拼音也因此
混亂雜陳。

由於,台灣沒有提供一套好的拼音方案給海外僑胞使用,近年來,有
一些僑胞只好跟著用中共漢語拼音,但是,有些僑胞則非常不樂意。
我們從海外看到台灣的專家用心研究出一套比中共漢語拼音更合理,
而且更加兼顧到台灣內、外處境的通用拼音,心理都有所期待。但是
,2000年10月30日,教育部長曾志朗卻以「通用拼音走不出
台灣」為理由,否決台灣最高語言政策專業委員會「國語推行委員會
」的通用拼音決議,擬採用中共漢語拼音。我們作為海外台灣人,都
覺得很納悶,因為我們盼望台灣政府能夠早日提供台灣「通用拼音」
,給海外台灣人自由選用。我們對於曾部長這種以似是而非的理由,
「向中共高舉語言白旗」的台灣政務官,覺得十分「見羞」,曾部長
也羞辱了台灣人的精神意志。

2000年11月15日行政院將曾志朗的公文「退回」教育部,請
曾部長與專業的國語會委員溝通。但已經過三個月了,直到二月底的
今天,據聞,曾部長仍傲氣凌人地規避與國語會進行正式的專業溝通
。讓人覺得他「該像學者的地方卻十足是霸氣官僚,而該像政務官的
地方卻又是不可協調的學者」。

台灣拼音設計更合理,國際化更可能
︿︿︿︿︿︿︿︿︿︿︿︿︿︿︿︿

漢語拼音雖然已經使用有年,但是它有相當的缺點,而且也不是那麼
國際化。加拿大人會中文的不多,懂得漢語拼音的更少。絕大多數的
加拿大人不知道漢語拼音中,q 代表注音符號的ㄑ,x 代表ㄒ;因此
無法掌握 Mrs. Qi (祁太太)及 Mr. Xu (許先生)的正確發音。
此外,漢語拼音還要用到26個英文字母以外的外加符號 ,如「
女 nu」、「綠 lu」等。

事實上,通用拼音和漢語拼音的相容性很高,約有85%相同。漢語
拼音中不合理和不自然的部份,通用拼音則都加以改進。例如,通用
拼音捨棄 q 和 x 不用,而以比較合乎自然的 ci 和 si 取代。

更重要的是,通用拼音也兼顧到台灣大環境和本土化的訴求。美國著
名的《客台語專刊》朱真一指出,他以最開放的心態試用許多的拼音
系統寫作,發現通用拼音最順又好用,因此他用得最多。

效法韋氏精神,推動通用拼音
︿︿︿︿︿︿︿︿︿︿︿︿︿

總之,從設計層面來考量,通用拼音比漢語拼音合理方便,因此它有
國際化的可能。在拼音政策的決策中,台灣政府更應該注意的是台灣
意識的考量。「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不但是李登輝總統
和陳水扁總統的主張,也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共識。台灣應該要有
自己的語言政策,「國語」的拼音我們應該採用台灣通用拼音,台灣
使用台灣通用拼音是理所當然的事。不能輕易放棄台灣的語言自主權
,高舉投降的語言白旗。韋氏提倡的美式英語,雖然在當時飽受親英
舊勢力的譏笑及反對,但是二百年後的今天,美式英語已經取代英式
英語成為國際英語的主流。台灣通用拼音比中共漢語拼音更合理、更
包容、又符合本土主體的原則,我們應該效法韋氏的決心和毅力,堅
持提倡台灣通用拼音。行之多年後,台灣通用拼音必能成為國際華語
拼音的主流之一。

( 陳潘美智 1714 Autumn Ridge Drive
Ottawa, Ontario, Canada K1C 6Y6 Tel./Fax: (613) 837-2167)
updated by vi, 2001/03/15








Taiwan Pinyin Discussion Online

1573
visits

T
A
I
W
A
N

P
I
N
Y
I
N

I
N
F
O

O
N
L
I
N
E



T
A
I
W
A
N

P
I
N
Y
I
N

I
N
F
O

O
N
L
I
N
E



台灣拼音.搶鮮報
台灣拼音.問與答
台灣拼音專家的話
台灣拼音好站報報
台灣拼音全球組織
台灣拼音 Karaoke
台灣拼音好康下載
Taiwan Pinyin Net
 

OUR LOGOS
E-MAIL TO OUR TEAM
JOIN OUR MAIL-LIST

best viewed with Netscape 4 or Microsoft IE-4 or above, in 800x600 resolution.